柏林疯狂吸汤

「黑帮AU」Innocence Lost 3

黑帮AU
配对:Krays x Collins
分级:R级有车

上一章

Chapter 3

晚餐如期而至,Collins躲闪无力只得在房间里将自己打点整齐,不算什么正式场合,地点就在宅中后院的露天花园,佣人抬来精致的大理石圆桌和木椅,这就完成了简易餐桌的布置。

穿一套西装会显得自己刻板和紧张,Collins可不想Ron对此指指点点,虽然事实上,他的确紧张。自从Ron将他按在墙上狠揍一顿后,二人再没有见过面,Collins不相信这顿饭单纯就是为了体恤他的伤病,但对Ron的目的又毫无头绪,万般小心是他唯一能做的事。

Collins穿了一件淡蓝色的衬衫,为避免这衣服让他看上去像个推销员,便搭配了深色的牛仔裤和轻皮鞋。

晚上八点,Collins准时来到后院等候,他交叠双膝食指相扣置于桌沿,眉头紧锁双唇抿得像贝壳,这注定是一顿不普通的饭局,他是一滩鱼肉,任Ron宰割,能活下去也许是靠他的机敏,但最终却取决于Ron的判断。
也许死亡早该来了,只是延后了一个月…看在他尚且年轻的份上。
想到这里,Collins再也无法保持镇定,他也许会在晚餐开始前就搞砸一切,源于他颤抖得不听话的双手,和煞白的脸色。

“哦晚上好,Collins,我饿得肚子乱叫。”
僵硬的肩膀被一只大手猛拍一下,Collins下意识起身回看,这过于激烈的反应反而吓到了Ron。
Ron动了动唇却没说什么,他睿智的双眼透过厚重镜片将Collins打量片刻,其过程漫长到可以将他扒光。
结束打量后Ron落座,其次是Collins。

“我听说你恢复得不错,但还是向你道歉,对不起,那样太过分了。”
Ron讲话不再像上次那样含糊,也没有乱七八糟的唾沫糊满牙齿,看起来很清爽,深绿色毛衣外套衬得他像位绅士。
也许是吃了药。

“没事,如你所见,我恢复得很好。”
Collins乖顺地笑了笑,低头执刀叉切盘中的鹿肉吃,肉烤至半熟,随刀具的切割依旧会漫出鲜血,和酱汁相融,显出黑乎乎的质感,这让Collins想起那日房中的暴行,他被打肿脸颊后无可避免地破坏了口腔结构,鲜血混着唾液粘稠地被吐出,就像盘中的血酱汁。
Collins的胃部在翻滚,他极力抑制住呕吐,反而更用力地咬嘴中的碎肉。

“让我们来谈谈正事。”Ron清了清嗓子,将这顿看似平庸的晚餐导入正题。
“Collins,我和Reggie在这段时间亲切,真诚地对待你,爱护你,我不知道你们这些忘恩负义的警察能不能懂得感恩,但,在我这里都不重要,Kray家族需要你,你是我们抓住的第一个有价值的探员,其他人都死了,而你却活着,这分量很重。”
“谢谢先生…我……”
“等我说完!看见门口那辆银色戴姆勒了吗?虽然款式有些老旧但还是值不少钱,嗯?好好看看。”
Ron拿着切牛排的刀往后给Collins指车,然后翻转手腕顺势扶了扶眼镜,他又清清嗓子,仿佛那里是淤堵严重的下水管道。

“很漂亮,先生。”Collins回答。

“嗯?是不是,是不是很棒,听着小子,那辆车,那辆银色戴姆勒,你就算这次有幸回到警察厅,再他妈辛苦工作二十年,也买不起。”Ron夸夸其谈演说时,毫不收敛面上的骄傲与神气,这让Collins感到不舒服。
“所以,首先我相信你是个聪明人,其次你脑子里那点东西很重要,那个文件,懂吧?所以你也连带着很重要,只要你把这件事办妥了,我相信Reggie和我都会对你刮目相看,这很关键,足够你买下十辆戴姆勒。”

Ron断断续续的叙述足以使Collins搞清来龙去脉,他知道只要点点头,就能促成自己与Kray家族的合作,这意味着风险,但在某种意义上,有了Krays的庇护,也许会更安全,没人能说准。

“我愿意这么做,Ronald先生。”虽然他还没有充分衡量利弊,但眼下这情况,答应和死亡,已经没有比这更简单的选择题了。
“非常好,我喜欢你,小子,我喜欢你。”Ron暂且放下了几乎可以洞穿Collins的那种眼神,这让Collins更加笃定这是正确的选择。
Ron嘴角噙笑,弯眸放下刀叉起身抱了抱Collins,这模样让他看起来温顺不少,更不用说Ron温暖的怀抱,衣料间清爽的气味,甚至蛊惑了Collins,让他暂且忘记了那日的暴行。

拥抱结束,Ron放手时两人有一段短暂且暧昧的对视,这是Collins第一次近距离观察Ron,Ron长得太像Reggie了,除了二人发型稍有不同,加上Ron鼻梁上总架着笨重的眼镜,几乎就是同一间工厂出来的商品。
在Collins以为这顿杀气重重的晚餐到此结束时,命运却偏偏以开玩笑的姿态给了他当头一棒。
Ron在结束拥抱后并没有急于离开,他好整以暇地看了看Collins的面庞,深绿眼瞳中透过一瞬狡黠的光,Ron又凑近了些,近到鼻息喷洒的热气撩着Collins白嫩的脖颈,近到任谁看都觉得是暧昧的姿势。

“你知道,我更喜欢男孩。”
Collins的脸瞬间烧了起来,他甚至还没有去细想这话中别的意味,不,他也不用想,因为Ron身体力行给他解惑了。
Ron说完了那句暧昧不清的话,扭头时用鼻尖碰了碰Collins的鼻翼,Ron挺翘的下巴刮过他的,嘴唇间甚至差一点就能碰上。

于是在Ron离开后的很长一点时间,Collins的神情都是恍惚的,他似乎失去了所有触感,唯有脸颊在经受太阳炙烤般的火辣。
看来今晚又是一个不眠夜。

评论

热度(26)